译文:为何 SICP 意义重大

原文Why Structure and Interpreta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 Matters
作者Brian Harv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译者Neo Lee a.k.a @soulhacker

译者序

Brian Harvey 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教授。2011 年是麻省理工大学(MIT)建校 150 周年,为了庆祝,《波士顿环球报1》准备了一份 MIT 作出的重要创新列表,著名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入门教材 Structure and Interpreta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 (SICP) 名列其中,Brian Harvey 受邀对 SICP 的重要价值和意义书写一份说明,本文就是他当时的回应。关于函数式编程范型的价值和意义,是一个在计算机科学尤其是软件开发领域经常被提出的话题,通常也伴随着这样那样的争论:它深刻的理论背景与内涵、和人们常规思维模型的差异、一直难以流行的宿命引发的“曲高和寡还是不切实际”的争论,等等。我自己可能由于从小喜欢数学的缘故,对函数式编程范型一直很有好感,也深信如另一位大牛,John Hughes 在其名作 Why Functional Programming Matters2(不知道这两篇文章相似的标题是巧合,还是 Harvey 教授有意模仿了 WhyFP)中阐述的,函数式编程有其独特价值,很可能更接近我们追求的更理想的软件工程目标。SICP 从一个侧面似乎也证实了:一种一直没有流行起来的、非常典型的函数式编程语言,作为 LISP 方言的 Scheme,非常好的完成了“给大学一年级新生一个严谨扎实的编程概念基础”的任务,而 Harvey 教授的文章,非常简明、清晰的阐述了 SICP 的创新价值,即使在数十年之后的今天,也没有过时。下面是译文,除了特别标出的唯一一处以外,其他脚注都是我加上的,与原作者无关,请留意。

read more

FUJIFILM X100S

作为一个 FUJIFILM X100 的忠实用户,实在是比较难抵抗 X100S 所有改进带来的诱惑,所以我在犹豫中错过第一批货之后还是订下一台,由于第二批货出厂一再延迟,到今天才终于辗转运到我手上。下面开始 show off…

read more

从台湾三星写手门看网络营销的底线

所谓的「台湾三星写手门」,就是前不久被不知名台湾黑客爆出三星内部邮件,显示三星在台湾如何雇佣网络水军,运用发布虚假评测、控制论坛舆情等手法抹黑对手(主要是 HTC)抬高自己。此事在台湾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具体内容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查看有人整理好的懒人包

三星不惜重金、不择手段的进行所谓“市场营销”在一定圈子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只是一般消费者很难完全了解。而这件事里最有趣的问题在于:到底网络(病毒)营销的底线在哪里?每个人都有自己道德和职业准则,我虽然没做过专职的市场营销,但在科技领域创业和工作很多年,下面是我挂一漏万的列表,仅供参考。

read more

关于数码摄影的预言

下面是我对于数码摄影未来的预言,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添加一些内容,但不会修改已经发布的内容。

  • 胶片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不会消失,但没有什么力量能扭转其逐渐萎缩的趋势。
  • 反光镜作为胶片时代的特色,将逐步从数码相机中消失,SLR1 会被 SLT2、MIRC3 或类似系统取代,但传统相机厂商的顽固性会让这个过程很漫长。
  • 大尺寸感光元件4将很快成为主流配置,而更小感光元件对应的袖珍数码相机5市场份额会被智能手机蚕食,在 5-10 年之后基本消失。
  • 全幅感光元件不再是 SLR 的专利,未来 2 年各类数码相机的顶级型号都将配备全幅感光元件,其价格将加速下降。
  • 未来 2 年中越来越多的数码相机将内置 WiFi 支持,从而实现和智能手机以及其他数字设备之间方便地互操作,SONY 在其 NEX-6 和 5R 中展现的手机遥控拍摄和照片无线上传、同步、播放能力早该普及。
  • 未来 3-5 年中越来越多的数码相机将支持 geotagging,可能借助内置的 GPS 芯片,或者借助与相机配对的智能手机或者其他电子设备。
  • Android 相机在很长时间里都很难找准定位,不会取得很大成功。
  • 在更长的时间跨度上(比如 10 年),数码摄影会进一步实现专业工具的平民化,无论是高质量的照片集,还是高质量的微电影,借助各种降低它们创作门槛的硬软件工具,都会越来越普及。
  • 数码摄影的创新才刚刚开始,传统摄影技术一边进行着局部渐进式改良,一边也在等待全新创造物的降临,类似 Lytro 的光场(light field)相机这样的技术仅仅是个序幕。

read more

谈谈“专业化”

这个话题源自老罗(罗永浩)和他的团队基于 Android 开发的 Smartisan OS 软件,或者说来自一位朋友在微博和 Twitter 上对其 3 月 27 日发布会的评论(收到了相当猛烈的反应呢):

来说下为什么我今天这么用力吐槽老“锤子”。我觉得“锤子”关注者一大批是希望看到一个外行来抽专业人士的耳光的心态而支持老罗的,这种“不尊重专业”的态度是这个民族自本国沦陷以来一直没有改掉的陋习。我并不觉得这样的风气应该继续提倡,而好在今天没有让我失望,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做吧。

Tweet from @GossipSama

转天虎嗅网发了一篇题为“锤子现场速写:他不贱,只是矫情”的文章,里面提到了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对技术的敬畏”:

老罗在谈到对语音功能的看法时,让笔者史无前例的第一次开始怀疑老罗对技术的理解。尽管老罗敢招七个人就做手机 OS(谁说七个人就做不出来?),尽管老罗之前是教英语的(他说自己之前也卖过电脑,算 IT 人)。但是老罗认为,像 Siri 这样的语音交互产品,作为“人工小秘书”来讲,“从根本上就错了”,“人工智能不可能达到那种程度”。

先不说 Siri 是否就是一个“人工小秘书”,活在科技时代的人或许应该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永远对技术的未来充满敬畏。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永远不要对科技盖棺定论,老罗推崇的乔布斯也不会这样做。

锤子现场速写:他不贱,只是矫情 | 虎嗅网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以及“对技术的未来保持敬畏”其实是一脉相承的观念,都是我非常认同的,但我也深知它们都是很容易被误读或者误解的观点,值得跳出 140 个字的框框多写点东西。

read more